最近,前美国职业足球联盟(NFL)四分卫杰伊·卡特勒(JayCutler)也在男士期刊GQ采访中透露,他正在注射一种叫做NAD+的物质,以逆转运动创伤引起的脑退化。

  据NMN中国官网介绍,NAD+被注射到这些精英中,即近年来流行的哈佛衰老抑制剂,也是负责能量代谢和基因修复的重要酶。作为代表性的NAD+补充剂,瑞维拓NMN近年来在衰老研究中非常流行。在相关报道中,最引人注目的信息是:2019年6月,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发展生物学教授金井真一郎发现,通过提高其合成水平,老鼠的剩余寿命增长了两倍多。从医学转换的角度来看,大约等于人类的剩余寿命从6年延长到14年。这项研究发表在《细胞-代谢》上。

  作为一名职业美国足球运动员,杰伊·卡特勒为芝加哥熊队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他在12年的职业生涯中遭受了15次脑震荡。因此,38岁的运动员在退出职业比赛后的第一个计划是找到一种补脑剂来逆转脑震荡引起的脑出血等损伤。

注射NAD+

  杰伊说:我正在接受NAD+注射。它存在于人体的所有细胞中,在细胞的能量代谢中起着重要作用。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体内的NAD+水平正在下降。所以补充它对我一定很有好处。

  虽然补脑的说法有待讨论,但体育巨星对NAD+的理论描述与现代衰老医学领域的科学家普遍持有相同的观点:人类衰老的根本原因是DNA修复能力的下降,这与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及其代谢物NAD+的水平密切相关。因此,高净值圈的瑞维拓和杰伊·卡特勒静脉注射已成为抗自然衰老甚至延长寿命的潜在手段。

  目前,围绕NAD+的静脉注射浪潮席卷了整个美国,甚至成为欧美女王的月度例行项目之一,如麦当娜、蕾哈娜和LadyGaGa。然而,口服而不是注射的健康理念更受欢迎。与侵入性NAD+注射疗法相比,以瑞维拓NMN为代表的NAD+补充剂早已成为世界上大多数中产阶级家庭的默契。据美国国家卫生院统计,截至2021年,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正在服用各种补充剂,包括瑞维拓。

  2020年4月,华盛顿大学今井真一郎发起的世界上第一项临床研究表明,通过口服接近瑞维拓剂量的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受试者对胰岛素的敏感性因衰老而严重下降了25%。

  基于该技术在实验动物中的强大衰老抑制效应和人体临床安全数据反馈,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SOCOM)目前已经开始测试含有NMN的药物MIB-626。在国际顶级医疗团队的建议下,SOCOM将NMN视为改善士兵整体功能甚至实现衰老抑制的非侵入性关键分子。

  一旦测试成功,不难从各种动物实验数据中得知,美国士兵将在外部对抗中表现出耐力增强、创伤恢复加快、力量和移动速度显著提高等变化。

  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世界级学府的不停深耕,也使得Nature、Science、Cell等学术期刊上的相关研究越发喷涌。但科学家认为目前最为科学的干预衰老方式并不是注射NAD+,而是补充它的前体物质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来进行辅助,从提升健康水平入手,向健康衰老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