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挪威科学家在《Cell Metabolism》发表论文表明,体内辅酶NAD+与大脑神经关系密切,,提升NAD+水平可用于预防和降低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

  NAD+是一种多方面的生命辅酶——帮助其他酶催化反应的小分子——在产生细胞能量、修复DNA和防止神经损伤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关于NAD+的神经保护,啮齿动物研究表明,增强细胞NAD+会触发蛋白质积累,消除阻碍疾病大脑中的细胞通信。此外,其他啮齿动物研究证实,NAD+可以通过海马体和皮层增加认知功能,通过目标学习和记忆大脑区域。

辅酶NAD+

  当NAD+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时,细胞功能不可避免地会崩溃,从而增加我们对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易感性,以及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进展。因此,研究人员研究了能够补充NAD+水平的分子。

  在本研究中,Brakedal及其同事评估了NR拯救帕金森病患者NAD+水平降低的能力。为此,研究人员分析了脑脊液(CSF)中的代谢物,这是一种围绕大脑和脊髓的无色液体。经分析,结果表明帕金森病患者的脑脊液中显示出更高水平的化合物(Me-2-PY)。然而,由于NAD+的分子很大,如果直接补充效果不理想,科学家们将注意力转向NAD+的前分子NMN、NR和NAM

  经过反复的临床验证,科学家发现NMN和NR比其他物质更直接、更有效地补充NAD+。然而,由于NMN提取过程极其复杂,科研成果难以转化。虽然市场上有一些产品,但NMN进入人体的NAD+含量很小,对人体的抗衰老作用大大降低。口服NR补充剂的效果并不理想。原因是大多数NR通过胃和肝脏被消化和代谢为烟酰胺,基本上无法提高NAD+含量,NMN可直接转化为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更容易被细胞吸收和利用。因此,NMN补充剂已成为提高NAD+水平的首选。

  研究表明,注射NMN可以提高身体多个部位的NAD+浓度,包括心脏、肾脏、肝脏、胰腺、睾丸、脂肪组织、骨骼肌、眼睛和血管,NMN的吸收和利用效率非常高。口服NMN15分钟后,小鼠肝脏的NAD+水平可显著提高。

  在动物实验中,NMN表现出良好的安全性,NMN的人体临床试验也在逐步进行。此外,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即使在高浓度的老鼠和人体试验中,NMN在很大程度上是安全无毒的。此外,老鼠长期(一年)口服NMN没有毒性作用。第一次人体临床试验也证实,单剂量使用NMN补充剂是无毒的。

  NMN在动物试验中具有延缓衰老、改善年龄相关疾病的良好效果。它的作用和功能可能不止于此。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和人体试验正在进行中,这将揭示NMN的神秘面纱,促进人类抗衰老研究的进展。

  在科学技术的迭代升级下,目前NMN已经走出实验室,走向大众,美国瑞维拓NMN、赛立复胞倍力NMN品牌相继推出,瑞维拓NMN作为NMN行业奠基者,凭借前沿的生物酶法生产技术和创新复合NMN配方为健康百岁而加油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