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衰老研究院NIA的一位中国科学家发现,通过对天然端粒过短的先天性角化不良(dyskeratosiscongenita)患者体内大量细胞样本的分析,端粒过短对细胞的最大影响是NAD+代谢水平的降低。换句话说,也许没有必要关注端粒缩短的速度。只有减少端粒缩短对身体的影响,我们才能抵抗衰老。研究结果发表在科研期刊《TheeMBOJournal》上。

  早些时候,学术界发现NAD+是一种与老化直接相关的重要代谢物。衰老会加速这种物质的流失,补充它可以反过来延缓衰老速度。这是科学家们第一次发现它与端粒抑衰方法基本相同。研究人员发现,NAD+关键生物合成酶NAMPT在短端粒患者体内的活性没有改变,而是由于酶CD38的消耗增加。

  这种酶会竞争性地抢夺体内有限的代谢物资源,使其他两种蛋白质Sirtuins用于延长寿命和维持身体功能。PARPS成为一种装饰,导致细胞能量工厂线粒体功能障碍,扰乱代谢机制。此外,大量活性氧(ROS)将在体内生成,损害DNA生物大分子。当PARPS不起作用时,DNA损伤无法及时修复,基因组稳定性急剧下降,整个细胞将在很短的时间内被迫老化。

辅酶NAD+

  如实验所述,端粒缩短带来的NAD+水平不足是衰老的根本原因。补充这种物质能改善后果吗?

  2013年,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团队发现,22个月(相当于人类60岁)的老鼠在使用NMN一周后,老鼠在线粒体稳定性、肌肉健康等关键指标上恢复到6个月大的老鼠(相当于人类20岁)的相似状态。这个消息震惊了科学界。

  NMN不过是体内的一种活性核苷单酸,在我们日常食用的蔬菜水果中也有NMN物质的存在,为何就没有这样的效果呢?

  原来食物中的NMN只存在少量,并且NMN并不能单独发挥作用,需要在体内转化成NAD+,通过NAD+调节身体内的众多生物反应,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内生物反应所消耗的含量较大,单独靠食物中的NMN已经不足以为NAD+提供能量了,所以最要紧的是如何通过补充NMN来提升体内辅酶NAD+的含量。

  经过科学界研究,美国霍伯麦、赛立复胞倍力等NMN研究机构已经出台了以NMN为主成分的膳食补充剂,其中霍伯麦作为美国科学星星膳食补充剂先驱,旗下瑞维拓NMN在NMN生产技术和吸收技术以及NMN配方上持续创新,达到NMN行业至高点,成为NMN行业奠基者。

  经业内人士分析,瑞维拓NMN是霍伯麦与多家科研机构联合研发、专为辅助提升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而设计的产品,产品采用的是生产技术是曾获诺奖提名的生物酶法生产工艺,除了以NMN为成分外,产品还采用长期被人类使用、可靠的植物成分组成复合配方,经大量消费者验证,瑞维拓是目前NMN市场上一款高性价比、高品质、高吸收性的NMN类膳食补充剂。

  尽管目前NMN研究还缺乏人体临床数据,但科学界对于NMN未来的发展前景十分看好,权威专家认为,继续深入对NMN分子的研究,或许未来可以通过NMN辅酶NAD+水平的提升打破海弗里克极限的理论,让人类寿命超过12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