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在创建NAD+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我们体内高水平的NAD +含量时,细胞能 量就会增加,这成为生命的动力,为我们体内的每个器管和细胞提供动力,并保护我们免受DNA损伤。NAD +还可以激发Sirtuins,这对于延长我们的预期寿命和减缓衰老过程至关重要。

  “抗衰教父”大卫辛克莱尔首创的NAD+衰老干预技术仍是当前主流。现代生物学研究发现,随着年龄增长,NAD+在体内合成能力却不断下降,而DNA损伤则会不断积累。2015年,大卫辛克莱尔率先证实NAD+直接前体物可以有效修复机体随年龄增长而积累的DNA损伤,从而开辟了NAD+衰老干预技术的先河。全球最大抗衰老学术机构NIA(美国衰老研究院)发表在顶级科研期刊《The EMBO Journal》上的论文也表明,NAD+可以显著延长哺乳动物DNA端粒长度以及减缓端粒缩短速度。

NMN技术

  2018年,在与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等研究机构的合作中,美国霍伯麦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瑞维拓(Reinvigorator)的产品,也就是近几年迅速在高净值群体内广泛普及并以哈佛“逆转衰老”分子被外界熟知的应用成果。此前,医药巨头默克旗下原料成本报价高达156万每年,尽管自瑞维拓将其服用成本降低了90%后,从2013年NAD+技术首创到2019年瑞维拓先后被京东、天猫引入中国,其间经历的6年间,该款产品也取得了大量动物实验数据与人体临床反馈。

  京东和天猫等平台先后将其引入中国,首先在国内富豪圈产生震动,该产品更在上市的几个月内多次“售罄”。事实上,这一“逆转衰老分子”的应用在国际上早已迅速铺开。